金沙国际唯一官网-6165金沙总站|app

热门关键词: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6165金沙总站,app

醒觉的痛苦,盗梦空间几点看法

2019-10-15 作者: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   浏览(61)

英国导演手里,这个高智商的电影,所有东西都是含蓄的,含蓄的过了分,以致奥斯卡评委感觉不到。

就直接围绕电影内容展开吧。

——————解析类影评,剧透有风险,阅读须谨慎—————— 声明 此影评最终版完成于2010年12月5日,即《盗梦空间》在大陆上映后的2个月,是本人8刷影片并和几位友人讨论3小时之后的成果。随后借朋友在Mtime发表,但因朋友帐号的注销此影评也消失。时至今日版权归还秋裤,虽然早已错过讨论影片的热度期,但还是希望能帮助一些朋友理解影片。 ——————————正文—————————— 伴着熟悉的音乐,观众们在电影院中被唤醒。影片结束于2小时28分,但它带给我们的震撼与思考,却像那旋转的陀螺一样,永不停息。 ·····背景 诺兰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只属于他的梦境世界,在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中,我们要先认识和学习这里的法则。Cobb的岳父首先发现了梦境法则,并将Cobb与Mal打造成顶级的造梦师。美国军方发明了联梦机与联梦机制。原本用来帮助士兵训练射击、搏斗等技术的联梦机,后来却造就了盗梦师们驰骋的空间。这是故事的大背景,而故事的小背景则是两位顶级造梦师——Cobb(柯波)与Mal(茉儿)的过去。 ·····Cobb与Mal Cobb与Mal是梦境研究的先驱,他们更是梦中梦(dream within dream)的先驱。他们首先研究梦中梦的可能,并不断深入,直至主动进入limbo(迷失域;混沌域;潜意识边缘)。从limbo迷失域中醒来时,Cobb和Mal发现这里是一片未曾被开发过(unconstructed)的深层梦境世界,他们并开始利用自己的能力改造这里,而一切都从他们的记忆开始(building dreams from your memory is the easiest way to lose your grasp on what’s real and what is a dream依靠记忆构造梦境最容易使你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他们在limbo迷失域中创造了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家,并在那里度过了美好的50年。但limbo终归是梦境,他们还是要找回现实,然而此时,Mal却迷失了梦境与现实,陷入limbo的美好漩涡中不能自拔。为了让Mal相信这一切是梦境,Cobb第一次想出植入观念(inception)的办法,但他却不知道深层梦境的观念植入会对一个人产生怎样的影响。第一次做观念植入(inception),Cobb成功了。夕阳下,一对年迈的老人躺在铁轨上,苍老的双手紧紧相握,他们拿自己的生命作为寻找真实的筹码,因为在limbo生活了那么长时间,他们也已经无法确定死亡就能让他们醒来。 “You are waiting for a train, a train that’ll take you far away. Youknow where you hope this train will take you, but you don’t know for sure, but itdoesn’t matter. Why? Because you’ll be together……你在等一趟火车,它会把你带向远方。你知道你希望这辆火车将你带到哪,但你不能确定。但这并不重要,为什么?因为你们会在一起……”再次睁开双眼,他们发现自己又拥有了年轻的躯体(old souls thrown back into youth苍老的灵魂再次装入年轻的躯体)。 然而,Cobb先前植入的观念开始对Mal发挥作用,那个陀螺仍旧在她的大脑中旋转着。Mal认为这里仍不是现实,他们必须再次自杀才能见到自己真正的孩子。无论Cobb怎样劝说,一切都无济于事。Mal太爱Cobb,她不会一个人回去,在他们结婚纪念日那天,她制造了Cobb威胁她的假象,让Cobb无路可走。激动之下,Mal从高楼一跃而下,只留下后悔不已的Cobb和那个早已被抛弃的陀螺。因为被判定谋杀妻子有罪,Cobb不得不离开孩子出国漂泊,但临走时,因为愧疚和自责,他连孩子们的最后一眼也没能看到。Cobb同样爱Mal太深,他用记忆建造了一个可以把他对Mal的投影(projection)困住的囚笼,同时也囚禁了自己,将自己囚禁在了无限的愧疚与自责当中。 这就是Cobb与Mal,梦中梦的先驱,用生命去寻找现实的人。 ·····梦境法则与八大疑问 联梦机制•共享梦境(Sharing dream) 联梦机是由军方发明的,可以将若干个人的梦境意识联接到一起的设备。在共享梦境中,多个人可以共享某一个人的梦境,被别人共享梦境的人,叫做梦主(Host)。在联梦时,人们可以做梦中梦,并且梦境可以嫁接,如第一层梦境梦主是A,在第二层梦境中,梦主可以是B。在Cobb与Arthur(亚瑟)对Saito(齐藤)进行第一次盗梦的行动中,日式建筑梦境的梦主是Arthur,因为Arthur醒来后,这个梦境开始崩溃。这时引出疑问一。

下载了一个比较正确的字幕,终于让我看懂了limbo到底是哪里!

梦想:——————
是美好的,离开梦想醒觉,需要经历自杀的痛苦和自杀般的勇气。梦想遇到挫折,是极度痛苦的。
极度迷醉、沉醉在梦想,一旦梦中挫折,就会迷失、迷惘,进入Limbo迷离空间。

a. 关于图腾

>>>>>疑问一:为什么梦主醒来其梦境是逐渐崩溃而不是突然消失? 这是梦境缓存效应的结果。在共享梦境中,联梦机只是将多个人的意识联接在一起,而每个人的意识仍然存在于他们自己的大脑中,共享梦主梦境的人只是将梦主的梦境载入其大脑,梦主醒来后,不再有实时梦境传输入他人大脑,他人先前储存的梦境即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失(消失速度还可能和个人记忆梦境的能力有关),其他人会接着因为梦境的崩溃而醒来。 我们继续接着说梦主。在对Fisher(费舍)的行动中,第一层开车的梦境的梦主是Yusef(尤瑟夫),第二层宾馆的梦主是Arthur,第三层雪域的梦主是Eames(伊姆斯)。每层梦境的梦主都不能进入下一层梦境,一是因为他们要留在这层负责对他人进行Kick,二是因为他们一旦入梦,这层梦境会因为没有做梦人而崩溃。以上三层梦境的造梦师都是Ariadne(艾丽埃德妮),每层的梦主又需要熟悉梦境的结构,以便他们能在特殊条件下对梦境加以改造和利用。在影片中,我们也可以看到Ariadne向Arthur等人介绍梦境构造的镜头。 在共享梦境中,每个共享梦境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潜意识带入梦主梦境以完善梦境,没有受过训练的人会因此不知道自己是在别人的梦中,或察觉出自己是在做梦。在第一层梦境中,Cobb无意识地将自己潜意识中的火车带入梦境。在第三层梦境中,他又将Mal带入梦境使得Fisher意外死亡坠入limbo。说到Mal,我们不仅会问道:她是Cobb的妻子,为什么她却总要破坏Cobb的行动呢?

1。limbo是什么?Cobb夫妇到底有没有老死在梦境中?
      黑白光影君曾提出limbo不是一个梦境。我认为这一点可以被拿出来讨论。首先看一下主人公Dom Cobb在第一层梦中和Ariadne的对话:
We were exploring the concept of a dream within a dream.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I kept pushing things. I wanted to go deeper and deeper. I wanted to go further.
...... 在一层一层地深入梦境后,Cobb夫妇来了他们自己的潜意识边岸。
That we could get trapped so deep.
That when we...when wind up on the shore of our subconscious we lost side of what was real.
紧接着Cobb提到他们用了大概50年时间在这个潜意识的边缘地带建造了自己的世界,但是他一直知道这个世界不是真的,而他的太太则选择相信这个世界才是真的,Cobb在这里说了非常重要的一句话,Limbo became her reality. ————Cobb在这一段中没有提到他们曾经死亡过或者曾经离开了梦境,只说他们在很深的梦境中呆了50年,太太已经把现实和梦境混淆了,把limbo当做现实了。(boymax 君在他的《简单证明不存在第四层梦境以及若干热点问题》中也提到了这句话的重要。)

梦想设计师必须知道:不能自己操控的梦想,只会是困在一个无尽回旋的封闭空间。

Arthur告诉Ariadne,利用图腾来区分现实和梦境的方法是Cobb发明的。电影里还提到Cobb的图腾原本Mal的。电影里还告诉我们,Cobb曾进入Mal的内心,修改过她的图腾。

>>>>>疑问二:为什么Mal总是破坏Cobb的行动? Mal是Cobb产生的对原有的Mal的潜意识投影,她拥有现实中Mal的基本特征和想法。Mal太爱Cobb,她一直想和Cobb永远在一起,而在梦境中,Mal只有让Cobb留在梦中才能永远和她在一起,所以Mal一旦在梦境中出现,她的目的就只有一个——破坏Cobb的行动,让他永远留在梦中和自己白头偕老。 说到Mal我们总会想到Limbo,我们尚不能确定,随着梦境的加深和潜意识的模糊,第四层梦境就是limbo。我们可以确定的是,limbo不是某个人的潜意识边缘,而是永恒存在的独立于我们的世界的意识边缘世界,是一片未被开发的梦境,这里只有进来过的人所留下的东西,而唯一进入过limbo的就是Cobb和Mal,他们用自己的记忆改造了limbo,所以limbo几乎就是Cobb和Mal的世界。进入limbo的方法有两种,一是随着梦境的加深而主动进入,二是在强力药剂作用下,在梦境中死去便会坠入limbo。在limbo中,人们都会失去自己的记忆和意识,进而在永恒的limbo中孤独的老去。我们认为,第四层梦境就是limbo,下面我们会逐渐给出这一观点的论据。不过说到在limbo中人们都会失去记忆和意识,我们碰到了疑问三。

综上,我的结论是,limbo就是梦境的最底层、最深层,也就是潜意识的边缘,是梦与现实的交界处。(英语中limbo有种解释便是两种极端之间的不确定带或不确定状态an unknown intermediate place or condition between two extremes)所以在limbo中死亡就可以直接从梦境转回现实。同时因为在第一层中死亡也可以回到现实,inception中现实与梦的构造大概就像一个圆环一样(类似黑白光影君提到的莫比摩斯圈)。

沉醉在梦想里面太深,已经不能分辨真是和梦想,会放弃现实沉溺于这个幻想的空间。

每个盗梦者的图腾究竟有什么作用?其实图腾就像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小秘密,它很像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密码保护答案。按影片中所说,每个盗梦者也会成为其他人盗梦的对象。图腾的作用其实只在于辨别现实与他人所创造的梦境的区别。

>>>>>疑问三:为什么进入limbo后,Saito会失去记忆和意识直至最后变老,而Cobb和Mal,还有Ariadne进入后都是清醒的,而且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2。如何进入limbo?如何进入他人的limbo?第四层梦境到底是哪里?(铁证出现了)

爱情:——————
Ariadne 是希腊神话里,把英雄爱人带出迷宫的女神。
电影里,她也是!
她爱上了Cobb,“Share dream with you", 她真的、主动的具体行动,和Cobb一起睡觉,分享梦想,查问Cobb的过去——连记忆底层的片断都主动闯入。而且知道Cobb自责而无法直接面对、逃避面对自己的孩子。
Cobb,也像所有爱侣一样,警觉地保护与Mal共同拥有的过去记忆之余,细细亲切的交待、解释。

但是盗梦者自己,无论显意识还是潜意识,对自己的图腾都是非常了解的。所以当他迷失在自己的梦中时,图腾是没用的。这就是为什么mal不能用陀螺辨别现实和梦境,而避免自杀的选择。同理,影片最后一幕中,对于陀螺的旋转我们其实不用那么在意,不论那是现实或梦境。必须要从其他地方寻找依据(网上有人提到cobb的戒指,看起来也挺有道理,但本人看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这是因为他们进入limbo的方式不同。Saito进入limbo是在梦境中死去,死亡意味着意识的瓦解,此时人的大脑只有少部分仅存的活跃意识,已经失去基本的记忆和清醒的能力。Cobb和Mal还有Ariadne都是主动进入limbo,即随着梦境的加深而进入的。这样的话,他们在limbo中醒来时仍会有清醒的意识和记忆,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会逐渐失去记忆和意识而迷失在limbo。同样,这也解释了疑问四。

从上面Cobb的对话中可以知道梦主自己可以主动进入limbo。那么梦主在以前陷入并离开过limbo的情况下能不能再次主动进入自己的limbo梦境呢? 这一点就牵涉到在第三层梦境中,Cobb带着Ariadne去的“第四层梦境”到底是什么地方了。

她,带领着Cobb进入梦想,走过大学的桥,用两块平行镜子,承诺Cobb:”一起梦想,我,会带领你进入无限空间,发挥无限个Cobb的能量。“ Cobb马上爱上了她,而且因为爱她,潜意识马上出现 Mal 杀死情敌Ariadne。
(Mal,是法语里面 ”恶妇“ 的意思。)

密码防护对最亲密,最熟悉的爱人不一定有效,这也正是为什么cobb能够独自一人在mal的潜意识中作手脚。

>>>>>疑问四:Cobb说他和Mal在limbo中度过了50年,为什么他们卧轨自杀时却是年轻的呢? 实际上,Cobb和Mal在limbo中的确生活了50年,他们在那里白头偕老。后来Cobb对Mal做了第一次inception,他们从limbo中自杀醒来,但因为在limbo中生活了那么长时间,醒来后他们已经不能完全记得在limbo中的过去,他们同时忘记了在limbo中白头偕老的事实,而错误的记得他们在年轻的时候就已卧轨自杀。影片最后,Cobb抱着中枪的Mal,对她说:我们已经白头偕老过了,只是你不记得。此时Cobb终于想起了他们在limbo中真正的过去,他已经在limbo实现了自己的诺言,Cobb因此打开了自己的心结,舍得让Mal真正离去。影片最后先前两个人年轻时在limbo中牵手的画面变成了一对老人牵手的画面,我们也第一次看到那双苍老的手。 Kick 接下来我们说下Kick,将它翻译成刺激会更好一些。Kick的意思是对梦境中的人进行浸水、电击或失重等刺激让他们从梦境中醒来。一般情况下,Kick只对最近一层梦境中的人有效果,随着梦境的加深,kick所产生的效果会逐渐减弱,因而失去使人醒来的效果。如第一层梦境中汽车撞桥的kick在第三层梦境中产生的影响就是一场小雪崩。Synchronized kick,协同刺激,即每一层的负责人同时对下一层梦境中的人进行kick,使最深层梦境中的人依次从梦境中醒来。对limbo中的人进行kick同样会使他们在上一层梦境中醒来。

我的看法是,他们去的所谓“第四层梦境”就是Cobb创造的limbo!第一,不管Fischer被射杀后是深度昏迷还是心脏已暂时停跳的状态,Cobb就指出Fischer的意识已经去了limbo了。
(Cobb): …there's no use in reviving him... His mind's already trapped down there.
整部电影里面,当梦主需要创造自己的梦中梦时必须要进行插管,没有出现特例。当Cobb和Ariadne插管一同深入第四层梦境时,电影中那个手提箱明显没有和Fischer有任何连接,所以由此推断在没有连接的情况下,Cobb不能进入Fischer的独立梦境,而Fischer就算活着也不能进入Cobb的独立梦境,但事实上Fischer后来活在Cobb梦境中的阳台上。所以,这只能是在不插管的情况下,他们两人还可以共同share的一个梦境,那就是,Cobb的limbo。

时间凝固的旧居——————————

b. Cobb和mal是如何进入limbo和离开limbo的

>>>>>疑问五:为什么Cobb和Mal卧轨自杀后,以及最后的Cobb和Saito,他们从limbo中醒来后直接回到了现实,而不是回到上一层梦境呢? 梦境的瓦解。Cobb和Mal进入limbo做研究时没有人负责对他们进行Kick,所以他们从limbo中醒来只能靠药剂失效或者自杀(影片中没有交代,此处为个人猜测)。他们进入limbo时是靠梦境的深入,也就是说他们是同时联机共同进入一层一层更深的梦境,当他们从limbo中醒来时,之前的梦境因为没有梦主都已经崩溃,所以他们就直接从limbo中回到了现实。同样,Cobb和Saito从limbo中醒来时,其他人已经醒来,之前的梦境也都已崩溃。解救完Fischer后,Ariadne在limbo中跳楼自杀,此时之前的梦境仍然存在,所以她回到了上一层的雪域。

第二,当 Cobb带着Ariadne进入“第四层梦境”中在海边醒来时,海滩场景同他回忆中和Mal来到的潜意识的边岸一模一样,而且他也承认这个梦境中的建筑都是他和Mal一起建造的——前文中Cobb只承认过他和Mal在limbo中建造了一切,所以这个“第四层梦境”应该就是Cobb的limbo。(再次感谢boymax 君,是他首先提出以上两个证据的)

有着美国人的效率、加上法国学习的艺术激情浪漫,Ariadne,是现代女性的先锋:主动追求Cobb,主动与Cobb睡觉、分享梦想、主动进入Cobb感情的底层,主动和Cobb并肩,与Cobb的潜意识作战

Cobb与Mal热恋时,自己曾经梦到两人一同白头偕老。在Cobb和Ariadne进入更深一层梦(有人认为是Level4,也有人认为已经是limbo了)中救Fischer的场景中,Cobb对Mal说我们已经白头偕老过了。

>>>>>疑问六:电影中到底有几层梦境? 这是最具争议的问题。一部分人认为Fischer在雪域中中枪后并没有死,他只是暂时的昏厥。极富天赋的Ariadne提议与Fischer联机,把他强制联入Cobb的梦境加以营救。他们认为救Fischer时的梦境是Cobb的。但在影片中我们可以发现,Cobb和Ariadne为救Fischer进入下一层梦境时并没有和Fischer联机,这样的话他们是不可能和Fischer进入同一梦境的,除非下一层梦境就是limbo。Fischer中枪后的确是死了,Ariadne在影片中说:Mal killed Fischer(茉儿杀死了费舍)。进入下一层梦境后,Saito随即死去,在解救Fischer时,Cobb对Ariadne说:Saito has dead,he must be down here somewhere(齐藤已经死了,他一定在这里的某个地方),这已足够说明他们解救Fischer的地方就是limbo。

第三个证据,我觉得这个可以算是铁证了,在第三层中Fischer死亡时,Cobb说Fischer的意识已经到下一层去了,His mind's already trapped down there。而在第四层中,当Ariadne要求Cobb和自己一起kick时,Cobb说:Saito's dead by now that means...he's down here somewhere. That means I have to find him. 注意,Cobb在这里用的是 down here而不是down there!!!!!我反复听了多遍,确定Cobb说的是HERE!!既然大家都知道Saito死后去的会是limbo,而Cobb又说Saito死了就在这里,由此推出,这个第四层梦境,肯定就是limbo啦!!

  • 即使进入Limbo,她也不迷离,还是队员里面最清醒、主动的一个。
    进入limbo,在海浪冲刷着旧商厦的记忆边上,通向 Mal的旧居:一个时间凝固水池边上的建筑,时间凝固的陀螺永远转动不倒。

有一个朋友提出Cobb和Mal曾在某层梦里呆了超过50年,一起老死,然后去了limbo。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想法。当然这种解释里他们卧轨然后离开了limbo。

>>>>>疑问七:既然第四层梦境是limbo,那Cobb应该比Saito先进入,为什么最后Saito会比Cobb老那么多呢?

因为Cobb是在未死亡主动进入自己的limbo梦境的,所以得出的结论是梦主在以前陷入并离开过limbo的情况下是可以再次主动进入同一个limbo梦境的。

Mal就是沉溺在这个凝固的空间,放弃责任和痛苦的现实、独享Cobb的全部生命。Cobb必须用火车的路轨,令她重回生命轨迹。

另一种解释则是我原来的设想,就是说Cobb和Mal不断探索更深层的梦,最后迷失了方向,进入Limbo。他们在limbo里老去。因为Cobb在Saito中弹后说的一通“迷失在limbo……getting old……with regret……”之类,包括最后在limbo里找到老了的saito又把一些话重复了一遍。印象比较深。那么如果我一定要自圆其说的话,我可以说Cobb和Mal在limbo里老死了,回到了上一层。但是这个过程让Mal迷惑,分不清现实了。

Cobb两次进入limbo。第一次Cobb是和Ariadne主动进入limbo的,这次他从limbo中醒来时意识清醒。他和Ariadne将Fischer救出limbo后,Cobb抱着已经死去的Mal也闭上了双眼,紧接着便是第一层梦境汽车坠入河中的镜头。Cobb知道其他人都会醒来,之前的梦境即将崩溃,而他会在梦境崩溃时死去,这样他会被强制性的再次进入limbo,此时,Saito进入limbo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第二次进入limbo,Cobb在潜意识的海边被日本人发现,因为他是在梦境中死去进入limbo的,此时的他已经失去了记忆和意识。见到变老的Saito后,Cobb仍未想起自己的使命,直到Saito拿起陀螺,Cobb才慢慢想起,“I came here to remind you of something, something you once knew, that this world is not real。我来这是为了提醒你一件事,一件你曾经知道的事实,那就是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他要带Saito一起回去。

而至于如何进入他人的limbo,方法一就是Arthur在第一层中就提到过的,share同一个梦境的成员在梦境中死亡后会进入其他成员以前所创造出的limbo中;方法二就是由limbo的梦主主动带领他人进入自己的limbo,就像Cobb带着Ariadne去的一样。

Cobb,因为沉醉在与Mal记忆里,路越走越窄,差点卡在狭窄的小巷—— 齐藤带他离开狭窄的路,给他新希望。

写到这里,我又偏向于自己的解释了。因为在较limbo更浅的梦境中,Cobb对Mal植入想法才更可信。因为相比较两人同时困在limbo中的情景,Cobb在上层梦境的灵活操作空间要大得多。

>>>>>疑问八:最后的陀螺有没有停下?影片结尾是不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 这不是一个开放式结局的电影,陀螺停下了。整个故事中,陀螺并不能算是Cobb真正的图腾,Cobb真正的图腾是他的戒指。在梦境中,Cobb让Mal永远存活,因此在梦中他仍是已婚的,那颗戒指仍然在他的左手无名指上。而在现实中,Cobb不敢面对令自己愧疚不已的过去,他也不再带着那颗总令他想起Mal的戒指。在影片最后,Cobb在机场登记时,我们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左手无名指上没有戒指。有人认为Cobb没能回到现实,他们说最后Cobb的孩子没有长大,而且穿着同样的衣服,这说明一切都是Cobb美好的梦。但细心的观众可以发现,在最后的字幕中,James和Philippe的演员有两组,年龄都相差2岁,这说明Cobb在外漂泊了两年。如果你认真看的话会发现,最后Cobb的孩子真的长大了,只是由于年龄太小而不容易被发现而已。 关于结局以及诺兰 第一次看完盗梦空间,我感觉它并没有媒体炒的那么难懂,故事其实挺简单,我甚至开始怀疑诺兰的功力。第二次看完盗梦空间,我却迷惑了,故事并不是原来看起来的那么简单,问题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让我开始思考整部电影为我们呈现的世界的规则和逻辑。随着第三遍第四遍的研究,我才发现这个诺兰写了10年的原创剧本真得没那么简单,他为我们完完整整地创造了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梦境世界,并为我们呈现了新奇、逻辑而又十分严谨的梦境法则。整部影片计划的严谨周密,剧情的前后呼应、暗示与铺垫和相互制约为我们呈上了一顿丰盛的悬疑大餐。逐步闪回和步步深入的叙事方式,让我们一步步了解这个梦境世界和主角的过去,随着剧情的深入,先前的观点被一个个推翻,直至最后主角摊牌,那个被遗忘了的破碎的过往在一片片拼图中重新完整的呈现在我们眼前。这就是诺兰的电影,步步深入,跌宕起伏,直到最后,我们才能将所有的剧情完整的拼凑在一起,然而这还不够,影片亮出王牌时戛然而止,让我们在惊叹故事的强大之时给予我们思考和想象的空间。 认真回味诺兰的电影,我们会发现诺兰式结尾大大延长了影片的持续时间,也给予我们更长时间的思考和回味,而当我们重温他的故事时,我们会被其中的某些细节所震撼或感动。《黑暗骑士》的最后,受伤的蝙蝠侠为维护人民都相信的美好的形象而牺牲自己,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贡献得到人民的歌颂或赞扬,蹒跚的脚步背后是警察的追捕和世人的唾骂,而他却依然披着孤独的蝙蝠衣,穿梭在没人能够看懂的黑暗中维护着社会的美好和正义;《致命魔术》中两位顶级魔术师用生命为我们奉献了一场场精彩的魔术,直到最后我们才明白一个魔术师生命的意义:没有魔术,这个世界是现实而残酷的,魔术带给人们奇迹和希望,也让观众惊奇,而当观众们露出惊讶和惊叹的表情时,魔术师的生命得以完整,哪怕这表情只有短暂的几秒。直到这时,我们才逐渐明白了《盗梦空间》中的许多问题,最后的陀螺真的并不重要。Cobb和他的孩子团聚后,他享受着和孩子们团聚的幸福与快乐,再也没有回头去看陀螺一眼。此时的陀螺对Cobb来说也已经不重要,他已经解开了自己的心结,终于敢面对没有Mal的现实生活和与自己久别的孩子。在一层一层的梦境中,他重新学会了信任,他履行了自己的承诺,也找回了被他遗忘的爱。真正的爱并不是永恒的厮守,而是一起患难,一起经历,然后一起白头,最后共同走向生命的终点。 抛开影片中强大的梦境背景,《盗梦空间》仍是一部围绕人们内心最重要的情感展开的普通的故事。一个因为失误导致另一半死去的愧疚的父亲,在漂泊的生活中不断与内心无限的悔恨和自责抗争,为见到自己的孩子不知疲倦的工作,最终在朋友和搭档的帮助下,他终于面对了现实,找回了被遗忘的爱,并实现了自己愧疚的灵魂的救赎。同时他们一行人也解开了一直感觉没有父爱的儿子的心结,让他在父亲死后得到渴望已久的父爱并找到了实现自我的信念。这就是诺兰,强大的故事的支撑总是人们内心最重要的情感,用最脆弱的感情去谱写宏伟的故事的人。然而《盗梦空间》并不能算是一部好的作品,因为故事的复杂造成影片感情戏份略显失衡,也许诺兰高估了人们的智商,也许是他的编剧功力过于高深,以至于人们要烧掉很多脑细胞弄清楚故事的梗概,而此时已经没有力气去感受它的情感和灵魂。诺兰的造梦功力仍旧是无与伦比的,依靠非线性叙事手法,诺兰使故事更加刺激,更加引人入胜,抛弃这个手法后,诺兰的故事依旧充满新奇和惊喜,依旧跌宕起伏,出人意料。 2015.8.8补充: 坚持胶片,坚持不解释影片结局,坚持实景拍摄……这是诺兰的执着,也是他的原则。在各种3D泛滥的年代,最终电影公司还是妥协,《TDK》黑暗骑士,《TDKR》黑暗骑士崛起以及《星际穿越》都以2D向观众呈现。实景混合迷你模型的拍摄手法让他的电影有着厚重朴实的真实感,这是任何CG或特效都无法比拟的。以及他对影片真实内涵的保留才给电影留下最珍贵的价值空间。然而,当他第N次被问道《盗梦空间》结局时,他显得有些怒了,在普林斯顿大学演讲时,他终于揭露了影片谜底(“就像《盗梦空间》的结局,柯波回到自己孩子身边,他已经不在乎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了。”),和本文的理解不谋而合。 诺兰非常重视电影的观点,他“不想以中立的态度拍电影”。所以,不像一些开放式的影片,我们在他的每部影片中都能体会到深刻的观点:蝙蝠侠虽然凌驾于法律之上,也利用了许多令人惊愕的手段对付敌人,但他却以残缺的形象代表了正义和牺牲。哥谭市愚昧和带有偏见的群众尚无法接受这个英雄。TDKR中,最后留给囧瑟夫的,是蝙蝠侠精神的遗产,蝙蝠侠不能死,只有一代代面具下的牺牲和传承,而囧瑟夫不会是罗宾,他只会是下一任蝙蝠侠。 诺兰是非线性叙事的代表之一,有人说诺兰总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同时却又以高逼格的姿态喷一些片子简陋的剧情。诺兰并不是复杂化故事,而是将故事重构,让观众以全新的姿态,得以看到隐藏在传统线性叙事中的价值面,并将自己的观点加入其中而左右观众的态度。这是对故事的把握和控制,而不是形式上的拼凑。比如《致命魔术》中抽丝剥茧式才穿插呈现,可以让观众亲身感受对一件事物的认知的曲折,而在TDK及星际穿越中,诺兰仅仅将两段或三段故事偶尔交叉剪辑来营造情感和剧情上的紧张和高潮,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剧情服务的。 喜欢诺兰,是因为他对电影的原则,而“烧脑”只不过是媒体营销策略的一个伪概念,和诺兰没有太大联系。纵观他的作品,也可以感受到明显的个人风格,以及在艺术和商业间的微妙平衡。但诺兰不是学电影或摄影的,一直也不受艺术派待见,他也从未想过讨好某个派别,这才是值得我们尊敬的地方,他不依赖技术,不屈身大电影公司,不讨好任何派别,他只是一个扛着重重的imax胶片摄像机,专注于拍摄好下一部电影的导演。

3. 如何离开limbo?

Cobb的潜意识出轨,幻想着Mal还是冲进商业区的梦境,破坏Cobb所有的工作生命。

影片中卧轨那一段之后就直接回到了现实。顺着上面的逻辑就有两种解释:一、在limbo死了之后直接回到现实;二、她们是在level1卧轨的(之前已经一起死了好几次了)。有朋友提醒我,Cobb在卧轨的时候显得非常紧张,并念那首诗,明显并不是很有把握,这支撑了他们是在limbo的说法。但后来又有人问我,不管怎么样,当你处在这样一个场景中,你能不紧张吗?而且Cobb还要关心Mal的情况,对他来说,能否把Mal安然带回现实确实是一件重要性不亚于自己生命的事情。(在目标为Fischer任务,火车是在Level1中出现,这不知道算不算一个暗示)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1

其实,只要能理解到limbo也是梦境的一层,就可以简单推理出进入limbo和离开limbo的方法了。和其他梦境层一样,limbo是可以借由limbo层和limbo-1层的同步kick来脱离的,比如Fischer通过limbo的跳楼kick和第三层的电击kick回到了第三层,而Ariadne也通过limbo配合其他多层的同步kick回到了第一层梦境中。但是limbo也有它的特殊性,那就是不管梦者是否已经在其他梦境层中死亡了,只要在死亡的那一层和limbo中同步kick,梦者都可以回到死亡的那一层中。虽然电影没有举出例子,但我认为,如果梦者在第二层便死亡了,只要在第二层和limbo同时kick,梦者也是可以回到第二层的!当然,第二种脱离limbo的办法就是直接回到现实,在不能同步kick的情况下,只要在limbo中死亡(不管是自杀还是他杀),就可以马上回到现实。

商业竞争失败的齐藤————————

这个话题的最后,我想说从个人角度出发,Cobb更改了Mal的潜意识以后,两人死了好几次才回到现实,然后Mal执意还要死一次的设定,比两人死了一次就回到现实,然后Mal还想死,感觉更有张力一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女神的秋裤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4. Limbo中,梦者到底还有没有记忆?

齐藤,在滂沱大雨、恶劣竞争环境的商业区,用枪直接指向富二代 Fischer,于是 Fischer 用敌对的潜意识正面攻击齐藤,齐藤重伤频死。其他成员,只受到以镇压为目的的攻击,并未受伤。

c. Cobb和ariadne为解救Fischer进入的是Level 4,还是limbo?

电影中提到了如果梦者在其它层死亡后进入limbo是会失去自己的记忆的,分不出现实和梦境的。但是却从没提到如果是未死亡时主动进入limbo记忆会变得如何。从Cobb和Ariadne成功进入到limbo一层并且保留了自己的记忆来看,只要是在非死亡状态下主动进入limbo梦境的人,是不会失去自己的记忆的。所以Cobb第一次和他的太太Mal进入了limbo时,他才会一直清楚这一切都只是梦境,第二次带着Ariadne进入时,他也记得自己来limbo的任务是带fischer回去,而第三次,由于身体在第一层溺水死亡后被动进入了limbo,Cobb的记忆才出现了障碍,所以才会在看到日本人Saito时慢慢通过对话来想起要通过自杀来回到现实。
 
5.梦境只有四层,最后一层便是limbo。

性暗示、失去勇气而依赖、人格失重的 Fischer————————

继续顺着上面往下看。

Ariadne是在未死亡状态下由梦主带入limbo的,既然电影中只提到梦者死亡时才会跳级进入limbo,那么在电影所给出的有限资料下,我们可以推理出存活状态的梦者是无法跳级进入梦境的。所以limbo就是那第四层的梦境,并且应该是最后一层的梦境!

打破了富二代的心理防卫后,引导他进入享乐的空间,美色等的享乐暗示,射杀潜意识护卫令Fischer 彻底失去自信,成功的令Fischer失去人格重心,虚浮在空中。

首先看说是level4,最直接的支撑是因为Cobb和Ariadne是用造梦机进去的,然后这个世界又是Cobb所熟悉,可以认为Cobb是Dreamer。Fischer挂在地上,重伤的样子(如果死透了去limbo可能是生龙活虎的?)。

非生即死,火凤凰再生,生命苦短,确定人生目标——————

我觉得的一问题是,如果是Level4的话,Fischer和Ariadne出来的方法有疑问。因为在镇静剂作用下,在level4跳楼而死会去limbo。有人说两人跳楼是Kick,可能是有一些误解了,因为把level4的人kick出来的动作应该是在level3完成的。但接着发展又很圆滑,Cobb被Mal捅了一刀,失血而死去了limbo,救Saito去了。而且他进入limbo之后脑子才开始不太好使了。

在冰冷的三层梦想,齐藤与Fischer 合作的尝试失败,齐藤梦想彻底死亡进入limbo。

那么说limbo的线路,当然首先问题就是用造梦机能否这么圆滑地就去了limbo,那么可以认为不断往下说不定就到了潜意识的那个深度了。那么针对为什么两人脑子还都很好使,可以说认为迷失是有一个过程的,或者说是在无限长的时间里迷失的(以Saito为例)。当然在limbo里两个人坠楼回上一层就没有疑问。那么Cobb继续留在这一层爬山过海地寻找Saito,还可以说他脑子不好使只不过在limbo溺水了,跟Saito的痴呆不一样。

在这个非黑即白冰冷残酷的环境,催促 Fischer 为生命选择目标,他的死,令他经历火凤凰的再生过程——浪费时间犹豫,他可能失去一切。
黑格子的病房,强调了他与父亲的遥远的距离。终于他主动的:明白到时间的重要性,不能再犹豫,决定 ”为自己的理想,马上行动“,
Fischer 彻底走出了父亲的梦魇,不再停留在 ”等待“ 的潜意识,”要为自己梦想而活!“ 决心真正掌控自己的前途和梦想。

也许这两种路线是巧妙设计好的智力游戏。如影片中arthur所喜欢使用的那种空间结构,功能是把解密者,也就是观影者,困在其中的时间尽量延长一些。

商人本色,残留的全商业潜意识————————
在limbo空间,Ariadne果断的杀死Cobb的潜意识Mal,释放Cobb的心魔,吩咐Cobb不要再享受过去,完成任务后必须马上回到现实冲向未来。然后,毫不犹豫地跳楼自杀,领导全队同时穿越各层梦想。

d. Limbo,潜意识的边缘

沉醉梦想而死亡、而进入limbo的齐藤,全心商场的他,潜意识只残留商业王国的梦想,建立另外的企业,忘记了痛苦失败的现实。
Cobb的出现,提醒他鼓起勇气,再度年轻重回现实拼搏,再创事业。

片中解释limbo的台词中,唯一记住的是说limbo是潜意识的边缘。想多说一句的是方向不是说从潜意识出发到了外层,而是从表意识不断深入,直到快要接近潜意识的表面,此时表意识接近停止运转了。为什么要解释这个,我也不知道。

不再自咎,从凝固的时间空间出来,面对现实,面对孩子————————
成功被Ariadne拯救出迷宫的Cobb,习惯性的转动陀螺。见到孩子,满上知道:凝固时间的梦不再,已经重回现实,可以直接面对孩子,不再自责令孩子失去母亲。

e. Cobb 喜欢一个人连着机器做梦

诺兰,每句对白,每个场景,充满哲理、层层寓意,符号纷陈,色彩斑斓,迂回曲折........只是,少了一点点人性情绪的描写......

设定好时间,就可以自动醒来。在自己的梦中和自己复原的Mal投影重温昔日旧梦。多么高科技而且无公害的休闲娱乐。为了让梦中的Mal逼真,Cobb在潜意识中建立了一个独立于自己表意识的人格(可称为人格分裂)。由于这个独立人格,不但让Cobb不适合做Dreamer,而且还常常坏事。

令老人痴呆的奥斯卡衮衮诸公,不能感应:

先写这么多吧。

落败于奥斯卡......
可惜可惜........."你就不能迁就一下弱智的评委吗?唉.......”

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金沙国际唯一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醒觉的痛苦,盗梦空间几点看法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